位置导航:

>>>>建言献策>>正文

关于整治麦积区农村社会治安状况的建议
时 间:14-04-30 10:27:58  来 源:

    麦积区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县区,农村人口占77.6%,社会治安管理的重点在农村,难点也在农村。近年来,在区委、区政府的高度重视下,以创新农村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为切入点,认真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、难点问题,全区的农村社会治安大局持续稳定,农民的生活得到了改善,农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逐年增高。与此同时,农村中的各种社会矛盾也日渐突出,各类矛盾纠纷和违法犯罪活动频发,给麦积区农村社会治安形势带来了严峻的挑战,也影响了麦积区社会经济的健康有序发展。
有鉴于此,日前,我们深入麦积区社棠镇柏林村、中滩镇张白村、石佛镇董家河村等村,采取与农户座谈、走访调查和查阅资料等方式,就如何搞好农村社会治安管理做了详实的了解。具体情况如下:
    一、现状及存在的问题
    1、基层政法队伍严重不足,农村治安管理薄弱。就麦积而言,目前全区公安干警占全区总人口的万分之3.71,派出所管辖范围大、人口多(方圆几十、甚至上百平方公里,人口几万余人),而民警力量仅5-6名,心有余而力不足,严重制约着办案和服务工作的开展,在一些社区和村设立的警务室作用的发挥也受到影响;全区各乡镇司法所普遍仅有工作人员2-3名,大部分是从其他干部中调配充实的,专业性不强,平时忙于乡镇其他中心工作,职能作用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;村级没有一支专门的治安管理队伍等,全区农村社会治安管理队伍严重滞后,大部分村特别是偏远村社会治安管理十分薄弱,甚至处于放任自流状态。
    2、民转刑案件有所增加。我们在调查中发现,村民之间因一时一事的口舌之争或某些利益冲突互不相让、你拉我扯,引起矛盾纠纷。归纳总结后主要有以下6种:①、地痞流氓故意找茬惹事,为发泄愤怒而打架斗殴,这在每个派出所都屡见不鲜;②、邻里之间斤斤计较,一时言语不合而引起口角,恶语伤人,为占上风,甚至大打出手;③、醉酒闹事,甚至为了敬酒不喝,而大动干戈;④、家庭内部矛盾升级,因财产纠葛或赡养老人等问题置家庭和道德伦理而不顾,反目成仇;⑤、五是是因土地、宅基地和农田水利边界划分不清或一方强占而动手伤人;⑥、债务纠纷,因赖账、追账而发生不和。
    3、侵财型犯罪案件频发。近些年,麦积区农村偷盗案件频发,主要表现在入室盗窃高价值、低风险、易销赃的物品和金钱。经过对农村偷盗事件的调查统计发现,偷盗者大多都是闲散在家的无业游民,他们以“三留”人员等农村弱势群体为偷盗的对象,乘机实施偷盗行为,有些甚至拦路抢劫,这在农忙时节和农民工返乡期间屡见不鲜,给麦积区农村社会治安管理带了了巨大的压力。
    4、赌博风气盛行,有禁难止。麦积区农村文化生活单调,打麻将、玩扑克牌、掷骰子等便成为了村民喜爱的娱乐方式,同时,赌博现象也伴随着打麻将、打牌等越来越普遍,赌资有大有小,参与度也越来越广,逢年过节、亲友聚会更是随处可见。由此引发了大量刑事治安案件。有些因赌博而引发家庭矛盾,有些因赌博走上盗窃、抢劫等违法犯罪道路。赌博现象的滋生,严重败坏了麦积区农村淳朴的良好风气,成为影响麦积区农村社会不安定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    5、农村特殊人群管理薄弱。随着城镇化建设进程加快,大量的年轻力壮的劳动力常年外出打工, “留守老人”、“留守妇女”、“留守儿童”等三留人员成为农村的主体,他们防范意识和防范能力都比较薄弱,成为不法分子偷盗的主要对象。同时,由于农村社会治安管理网络的不健全,对社区矫正人员、刑释解教人员、有不良行为青少年、吸毒人员、涉邪教人员等特殊人群的管理存在许多漏洞和薄弱环节,为农村社会治安埋下了很大的隐患。
    6、村民维权现象时有发生。随着新农村、小城镇和城中村改造等项目建设的进程,在拆迁安置、征地补偿等方面引起的群体性事件和上访逐渐增多。然而解决这些问题受诸多因素的制约,解决难度较大,如果不及时处理,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煽动、利用,极易演化成群体性矛盾冲突。
    二、建议
    在调查了解中,查阅了很多关于麦积区农村治安问题的相关资料,走访了部分群众代表,借鉴周边其他县区在加强农村社会治安管理方面的先进经验和做法,提出了以下几条对策建议。
    1、加强政法队伍建设,提高服务管理能力
    通过公务员招考、社会招聘等多种方式,配强配齐乡、村治安管理专职人员,整合组建一支信念坚定、执法为民、敢于担当、清正廉洁的专业的政法队伍,通过加强执法培训,坚持从严管理,严明政治组织纪律、执法纪律和群众纪律,努力营造有利于他们身心健康、依法履职的良好社会氛围,确保全区政法队伍政治过硬、业务过硬、责任过硬、作风过硬。同时,要健全村级治保、调解、帮教、禁毒、普法等工作机构,切实使农村治安工作有人抓、有人管。整合乡镇综治、信访、派出所、法庭、司法所、财政、社保、民政等方面的服务职能,建立乡镇社会服务管理中心和村社会服务管理工作站,开展“一站式、一条龙”服务,努力提高社会治安服务管理水平。
    2、加大法制宣传力度,提高群众法律意识
    积极开展“送文化、送科技、送法律”三下乡、“法律七进”和法制宣传日、宣传周、宣传月等系列活动,深入到乡村、集市、田间地头,采取易于接受和喜闻乐见的方式,用通俗易懂的语言,向广大群众送政策、讲法律,提高广大群众的法制意识,在全社会形成学法守法、办事依法、化解矛盾靠法的良好氛围[3]。在对群众进行普法教育的同时,也要加强基层干部的法制修养,教育引导广大干部信仰法制、坚守法制、践行法制,更要培养一批政治坚定、素质过硬、业务精通的农村普法骨干。
    3、坚持打防控结合,创新农村社会治安治理方式
    坚持开展严打整治、公共安全等专项斗争,加大对农村治安混乱地区、重点行业、重点村的排查整治力度,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、严重暴力、“涉黄涉赌涉毒”、“两抢一盗”、邪教等违法犯罪活动,始终保持对犯罪分子的高压态势,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安全感[4]。进一步加强农村治安防控体系建设,建立乡村警务室,加强专职治安巡逻队伍的建设,充分调动群防群治队伍的工作积极性,不断完善以乡(镇)为一级、片为二级、村为三级、居住区域为四级的网格化群防群治大巡防管控体系,在主要路段、重点区域安装符合当地实际的农村技防设施,逐步扩大农村技防覆盖面,努力提高人防、物防、技防相结合的农村治安防控水平。
    4、加强对特殊人群的管理,创新“三留”人员服务模式
    在农村,要大力开展流动人口和出租房屋清查行动,及时发现和排查出租房屋安全隐患,消除治安管理盲点和漏洞。积极探索推行特殊人群信息化管理,对社区矫正人员、刑释解教人员、有不良行为青少年、吸毒人员、涉邪教人员等特殊人群,有针对性的落实教育、帮扶、管控等措施。对易肇事肇祸精神病人进行排查摸底,逐一登记建档,对其中高风险患者要重点落实服务、管控、治疗等措施和监护人的监护责任。创新服务新模式,大力建设“留守儿童之家”、“留守妇女阳光家园”和“老年人活动中心”等关爱工程,建全农村便民服务代办制度,切实解决农村“三留”人员的实际问题。
    5、注重源头治理,超前预防和化解各类社会矛盾
    坚持和发展“枫桥经验”,结合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“双联”行动,充分发挥基层人民调解组织的作用,组织和发动群众,大力加强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,认真落实“半月一排查”、“半月一调处”、“半月一上报”制度,切实做到大事不出乡、小事不出村、矛盾不上交。进一步完善人民调解、行政调解、司法调解“三位一体”的三条联动机制,推进专业性、行业性的调解组织建设,建立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、社会组织等第三方参与的矛盾调处化解机制。建立依法有序表达诉求、及时就地解决群众合法合理诉求的机制,切实畅通民意表达渠道,增强矛盾排查调处工作的及时性、有效性。
版权所有:中共天水市金沙网站jsa